追蹤
貓眼中的映-是?
關於部落格
行走在時間上,看到的..想到的.會是什麼
  • 371018

    累積人氣

  • 48

    今日人氣

    9

    追蹤人氣

草稿夏洛克本草稿生產中..+夏洛克3P文(不一定會填坑)

 




雖然還沒加對白,也還只是鉛筆稿
有人看得出來我是在畫哪幕嗎XD

還有本的取向是甜蜜福華H向(淦)
在畫分鏡的時候,就覺得真的是遲遲不進入H場景啊!!!!
還有好多頁要生產啊~~~~(大尖叫)

奇妙文(掩面)
標題就叫
雷斯垂德難熬的一天吧(爛死了


雷斯垂德站在221B的大門外,按了電鈴也敲了門,但一點回應也沒有,樓上的燈卻亮著還有人影在。

因為大門半掩著,"還真是不小心"雷斯垂德打開門踏上了那熟悉的階梯,

除了踩上木階梯時,發出的嘎嘎聲響,他耳中聽到了一陣陣不尋常的摩擦聲。

雷斯垂德走到了221B的客廳,
一如往常的雜亂,
地上有著像被隨意棄置的衣物。

他正想出聲喊 福爾摩斯的名字...,突然聽到了 微弱的喘息聲...。

雷斯垂德皺起了眉頭,情緒不知為何緊繃了起來...,他一步步順著聲音的來源走到起居室,

那喘息聲夾雜著床單摩擦與木床架的響聲,
....門沒闔上這些代表著特殊意函的聲音就從門縫傾瀉而出..

他知道似乎知道房內在發生的事了,雷斯垂德的雙腳像被釘在地上一般動彈不得,

他無法解釋心中那股黑色的欲念..。

生活在這棟屋子裡的就是那兩個人,

而門內的喘息,...是的是兩個男人的聲音...,

"啊...夏洛克...嗯..不行.."

"是不行嗎?還是繼續.."

兩個人聲,持續著令人面部潮紅的對話,布幔的摩擦聲也從未間斷,

不知何時雷斯垂已經將耳附上了門板,

"該死..我在幹嘛"    門外的男人在心裡咒罵著。



"雷斯垂德?"

突然!房內的人喊了他的名字,
這讓雷斯垂德差點站不穩要摔進房裡,

他保證就算是面對20個匪徒的槍戰,也沒有像現在這般緊張到想吐的地步,
他腦袋一片空白,該快速撤退還是應聲.....?


"雷斯垂德,你在門外吧.."

那個聲音一如往常般的冷靜,簡直像在說,雷斯垂德再來杯茶吧之類的語氣。

雖然腦中高速的在運作為什麼他會知道是我之類的問題,
但依舊放棄掙扎了,對方可是夏洛克.福爾摩斯。
雷斯垂德伸出沉重無比的手推開了門,

"軋------"門發出了讓雷斯垂德近乎崩潰的響聲。

他覺得自己額頭上都是冷汗,

出聲的那個男人坐在床上,房內的景象確實如他腦中所想的,
就像被抓姦在床的現場?
零亂的棉被與床單,
只是床上的其中一個人冷靜的像是坐在沙發看電視,
一雙淺色的眼睛,不帶任何情緒的盯著他看,
雷斯垂德慌張的把視線移開,

另一個人約翰,夏洛克的室友,
雙眼還帶著迷濛、緋紅的臉頰,微微的喘著氣裸著上身,下半身蓋在棉被裡,
他緊貼著夏洛克胸膛,微閉著雙眼。
似乎一點也沒發現我走進來。

"福爾摩斯...我不是.."
雷斯垂德根本腦中一片混亂,根本就不知道該開口講什麼,

"你在偷聽嗎?"

雷斯垂德的臉刷的一下脹紅了
"那!!呃.."      聲音卻像梗在喉嚨一樣,

"好聽嗎?"
夏洛克竟然笑了,是個充滿詭異氣息的笑。

"想加入嗎?我們之前不是也做過相同的事嗎?"

雷斯垂德禁不住對他吼著"你在說什麼鬼話!!福爾摩斯!?"

"約翰不會介意的"
夏洛克露出了一抹微笑,輕輕的朝著雷斯垂德的方向抬起手,

雷斯垂德真的覺得眼前的這個人瘋了,但他不知怎麼著了魔....
雷斯垂德走向了坐在床上的夏洛克,拉住他的手,深深的吻了他。

"夏洛克,怎麼...."

夏洛克身旁的人終於意識過來,張大著眼看著眼前的探長跟夏洛克在激烈的吻著彼此。
雷斯垂德看著約翰醫生,那眼裡有著驚恐跟羞憤。

但這種感覺,真是見鬼的興奮。

"你瘋了!!!夏洛克!! " 約翰掙扎著對夏洛克吼道。

"不,約翰,相信我這會更棒的。而且探長也樂意加入我們 。"

"樂意!!??,怎麼可能!??"
為了安撫激動的約翰,夏洛克一手按著他的頭用唇止住多餘的聲音,一手竟開始撫弄起約翰的性器。

"不...啊...不行..."約翰憤怒的羞紅臉想推開夏洛克粗暴的行為,但卻事與願違的癱軟在懷裡任他擺布。

羞怯跟怒意的淚水從約翰的眼眶裡滾了出來。



雷斯垂德愣在一旁看著這不可置信的一幕,雖然心裡對這種異樣的情景,充斥著恐懼
但那本能的性欲卻對這眼前的春色,不可抑制的起了強烈的反應

雷斯垂德不得不在心裡咒罵著,自己最錯誤的一步,便是踏入這個房間。


"雷斯垂德,約翰已經答應了,看來你也等不及了"
夏洛克露出如平常一般得意的笑容,令人冷顫的眼神滑向了雷斯垂德的下半身。

約翰的性器被夏洛克扣在手上,手卻不再動作。
"夏洛克....,拜託..."約翰因為這種惱人的折磨而微微的顫抖著。
緋紅的雙頰跟在眼眶打轉的淚珠,這時的淚已是在表達的是欲望的急切渴求。

"約翰...,去拜託探長吧...,表示你身為主人的歡迎"
夏洛克在約翰的耳邊呢喃著,伸舌含舔著他的耳垂,放開了手上的性器。

"雷斯垂德..."約翰那迷濛的大眼望著雷斯垂德,又滾下了淚珠。
"天殺的"低聲的咒罵著。被那熱切黏膩的聲音喚著名字的人,迅速的爬上了床。

----嘎----


那張不算大的雙人床,擠上了三名成年男子,床架發出抗議的慘叫。



雷斯垂德張口含住了那迫切渴望撫慰的性欲,約翰被這動作刺激的急忙尋找著依靠,右手緊扣著對方的肩,左手的手指則伸進了對方的灰髮中。

靈活的舔弄著口中的灼熱。很快的白濁的液體跟著欲望傾洩
雷斯垂德滑開的舌尖跟嘴角還沾著黏稠的精液,看著這幕的約翰,不禁緊閉雙眼仰著頭。逃避自己脹紅到快要溢出血的臉


(是的~~斷了~~如果在寫下去我就要扭曲所有人的個性啦~~
這種腦內斂成自嗨物,等我有心理準備把他骯髒的完結再說吧(扶額)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