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貓眼中的映-是?
關於部落格
行走在時間上,看到的..想到的.會是什麼
  • 375746

    累積人氣

  • 57

    今日人氣

    9

    追蹤人氣

【港基圈】2008爹娘日本行曬恩愛訪問第二彈!!之最浪漫的事就是跟你一直演下去!

 112日《放逐》影迷見面會repo @西洋銀座酒店

A:黃秋生(安東尼黃)  F:吳鎮宇(法蘭西斯吳)
MMonical(水田菜穂)/主持人
Q:參加者提問

順帶一提,對話的語氣當然是Monical的改寫啦(笑)
翻譯君譯過來的都是正兒八經的敬體,一點兒也不符合兩個人的形象嘛~
對於提問一律以曲線球回敬(笑),請欣賞兩人絕妙的唇槍舌劍吧。


見大家都很拘謹地坐著,於是

A:請放鬆一點。

A(用日語):窩愛尼們。

F:我用粵語表達一下愛意,讓安東尼來翻譯下吧。
大家好。我,是個美男。

A(用日語):啊~窩是個……死蠢……


M:電影在香港的名字放逐之間加進了一點,據導演說是因為這兩個字的筆劃數不吉利才加進去的。兩位知道嗎?

A:不知道導演還會介意筆劃數啊。

F:我的理解是,不加那一點進去的放逐就只剩字面含義了。
電影裡意味著寬恕、放過的和意味著追逐的兩種含義兼而有之,導演一定是這麼想的吧。
因為一方面要放阿和(張家輝)他們走,一方面又在你追我趕這樣。

M:跟記者會時相比真是漂亮的回答呢,多謝了。


M:接下來,沒有劇本的話差不多就是即興表演了,一開始是誰決定要這麼做的呢?

F:這次的各位演員都是能不講臺詞就不講。
儘管老被導演說倒是想想看說什麼呀,大家也還只是默默地涮著羊肉。

A:現在我們被主持人提問,每個問題都地語塞,跟在現場被導演命令想想說點什麼的時候的反應,根本是同樣的感覺啊。

M:儘管難辦也還是達到了要求,果然是被導演的這麼多部戲裡被鍛煉出來了嗎?

A:那是因為自從相識以來一直都被法蘭西斯訓練著啊。

M:兩個人最初相識是在什麼時候呢?
電影裡出現過一張大家年少時的照片,是那時候嗎?

F:哎,是幾年前拍那張照片的時候啊。

A:幾年前了,現在真是老啦。


M:第一次共同演出是?

F:第一次一起演出的不是電影而是電視劇。因為那次合演的緣故他離開了電視臺。

A:在電視臺工作的時候法蘭西斯鍛煉過了,我就運用這些經驗進入了電影圈。還能拿獎什麼的都是托法蘭西斯的福哦。

F:安東尼大概不知道吧,我是追隨著他進入影壇的。

A:遺憾得很,他進入電影界的時候,香港電影已經死了。

F:那是因為安東尼做了電影演員呀。


M:對了,聽說安東尼在臺灣開了間酒吧。

A:正在營業喲!大家快點去吧。
不然的話,也許就關門大吉沒得去啦。

M:法蘭西斯君也去幫襯了不少吧?

A:可別來啊!

F:我被提名臺灣金馬獎的時候倒是說過要給我開慶功宴。
不過嘛我沒去,後來請了郭富城去吧。


M:九月法蘭西斯的寶寶出生了,恭喜恭喜。
請講講關於小朋友的事情吧。

A:真的要講小號大號什麼的嘛?

F:換尿片可是很好玩喲。觀察著他不斷地成長。
面孔和性格跟自己越來越相似,真是有趣。
換尿片是很好的確認嬰兒健康狀態的手段哦。

A:是嬰兒就非得有人來給他換尿片不可啊。又不是只有你家小孩這樣。
屁股誰都有
你就沒被人換過尿片嗎?

F:沒用過尿片啊。我都是直接撲通的。

Monical注:我想是指以前小孩子穿的開襠褲吧。

F:我已經觀察得很周全了,下次來個嬰兒角色的話一定可以演得很出色。

法蘭西斯的妙語引得一陣爆笑~

F:扮演嬰兒是很簡單啦,看起來像不像嬰兒可就不知道了。


Q:昨天機場接機的人群如狼似虎,被嚇到了吧。

F:首先要多謝昨天大家來迎接。
是因為昨天的我比今天還要帥一點吧。
說實話,完全沒想到會有那麼多粉絲來接機。
在日本會受到這樣的歡迎,好感動啊。
在其他國家即便有大把人在機場迎接,只怕我也沒法毫無顧忌地感到高興
話是這麼說,在其他國家大概沒人會來接機吧。

A:真是不敢當。比起把日本的各位當做粉絲,我更願意把大家看做給予我支持的朋友。
禮貌得來又熱情,真的是難能可貴。
像其他國家那樣爭先恐後擁擠不堪的狀況也沒出現呢。
多謝大家了。

M:這是因為大家平均年齡大了,自然比較懂分寸。

A:這就是說我們在年輕女性中沒有人氣嘛?

M:沒沒,是說影迷們都是從很久之前就開始支持兩位的同輩人。

A:自己都是老人家了,可大家看起來都很年輕啊。


Q:看來兩位真是合得來呢,在電影拍攝的過程中有吵過架嗎?

F:我們在人前是這麼恩愛啦~

M:那在人後呢?

F:臥室裡的事可是私隱喲。


F:私下裡也有話說得相當過分的時候。

A:那也是因為相愛嘛,都沒怎麼追究過。


M:拍攝中有因為意見不合而爭論起來的時候嗎?

F:拍戲的時候會我們會把對方當成對手來較量。
所以彩排的時候會先留一手,等到正式拍攝再拿出看家本事,
我們就是這樣的積極的對手關係。

A:是非常棒的良性競爭對象。
大家的實力在同一層次,所以會刺激著彼此去不斷努力。

呀,一下子正經起來了的回答……


Q:電影裡大家在殊死一戰之前照了大頭貼,兩位元在這樣的情況下會做什麼呢?

A:沒有臨死時想做的事情呐。
你有沒什麼想幹的事情?

F:那可是澳門嘞,想做的事情有得是。
heeheehee地笑著說)比如按個摩啊……

A:沒問你的角色呀,是問你自己死前想做的事啊!

M:不是換尿片之類的嗎?

F:臨死的時候還換尿片?那樣的話豈不是明天就要掛了嗎?


M:兩位扮演的領了便當的角色可謂數不勝數,令兩位元印象尤深的作品是?

F:我可不想掛掉。
角色掛掉的話就沒辦法拍續集了呐。動不動就被寫死什麼的還是算了吧。

A:最近沒什麼掛掉的戲,要說印象深刻到底還是《無間道》裡的那場。
不過掉下來的那個其實是特技演員,自己只是在車頂渾身是血黏糊糊地躺著而已。
那時候只想著就不能快點收工嗎,所以讓大家印象深刻的震撼死亡場面裡,演戲的其實是替身。


Q:安東尼君在時尚方面有什麼偏好嗎?老是在換髮型的法蘭西斯君又對什麼髮型情有獨鍾呢?

F:頭髮留得這麼長是第一次來著。(不是吧~by Monical
關於時尚還是得聽安東尼怎麼說呀。

A:就算是我想要留長髮,這個年紀也有些勉強了。
(望著F)留長髮這種事就交給年輕人好啦。
說到時尚,無論如何也比不過法蘭西斯啊。
因為法蘭西斯挑衣服挑了三小時之久嘛,我可是在旁邊隨便揀了一件就算了。

F:我是因為重視今天的見面會才花了三小時啊。
能看出來安東尼多沒誠意了吧?


Q:槍戰戲好帥氣,是怎麼訓練的呢?

F:沒有特意準備訓練的時間。
大概就只有在拍攝的待機時間練習而已。
為了不使拔槍的動作遲鈍,時常會用手槍來練習。
這樣一來,正式拍攝的時候就算緊張也不會NG。(答得好乾脆!)

A:到目前為止參演過好幾部有槍戰戲的電影了,跟警官或是軍人相比起來,大概我射出過的子彈要比他們多得多了吧。
老實說我很喜歡手槍。香港禁止持有槍支,所以就用日本製造的氣槍和同伴比賽速射什麼的。
對了,這附近有賣槍的地方的話請告訴我吧。

M:說起來,我的一位朋友從前在銀座附近撞見過成龍,當時大哥為了買刀正在轉來轉去。

A:是什麼刀?

出於某個原因,兩人對望笑而不語(意味不明)

M:日本刀。

A:我也喜歡日本刀。可就算是在日本買了怕也帶不回香港去啊。

F:找的是像古董那樣的值錢的刀嗎?

M:這個,因為是從朋友那兒聽來的故事所以我也不太清楚……

A:怪不得呢,在銀座找日本刀啊。(使眼色)

F(用日語):是嘛~(這使眼色是啥意思啦)

F:下次我們在銀座被誰撞見的話,就也說在找日本刀好了。(很受兩個人的歡迎呐)


Q:在出演過的諸多作品中印象深刻的角色類型是什麼呢?
今後最想嘗試的角色類型又是怎樣的呢?

F:沒想到特別想去挑戰的角色,不過今後也想跟安東尼一起演戲。
這也是因為跟他一起演戲的話我就能得到提名啊。
不過他就老是沒有提名,大概是在讓著我吧。

A:還挺明白的嘛……

F:當然啦~

A:是去問過評委吧,我讓他這事兒。
確實都讓了他好幾次了,以後也這麼讓著他一起演下去吧。


Q:要怎樣做才能表現出深沉的氣場呢?
是一位男性朋友拜託我問的。

A:(自言自語著思考了很~久)我自己也不知道啊。
男人眼中的氣場嗎?
實在搞不懂啊。男人在男人身上感覺到的氣場?

F:總比被男人覺得是有著女人氣場的男人要好一點吧。

A:那是問到你的時候才該這麼回答吧!

F:氣場是年齡的問題呐。

A薑是老的辣嗎?

M:那氣場是從法蘭西斯君那裡學來的是嗎?

A:看起來是那樣嗎?這是天生就帶來的東西呐。

M:基本都在答非所問呢~


Q:在角色的塑造方面最重要的是?

F:關於演技和角色塑造沒想過太多。
基本上大家湊到一起就會那傢伙演技弱爆了這樣講別人壞話了。
批評別人的不足,自己以後也就儘量不去犯同樣的錯誤。
這樣自己的演技就會有所提升了吧。

A:這是替我作答了嗎?
這不是說湊在一起會幹什麼嗎?(大概是答得驢唇不對馬嘴的意思)

F:可是本來就老是在抱怨別人不是嗎?

A:的確是湊在一起就淨在說別人的不是了……

F:像自己的演技很糟糕這種話自己是不會說的吧~

A:可也不是覺得自己的演技好啊。


M:最後有件事要拜託兩位。
兩位都是演技派,可以模仿一下杜琪峰導演嗎?

A:哇……

M:那個,其實帶來了小道具哦。(遞過兩根雪茄)

F:那,安東尼扮導演,我來扮演老是圍著導演轉的編劇吧。

M:好,接下來請欣賞作為大放送的即興表演!


M:可以了嗎?Action

注:從這裡開始翻譯君也樂起來了(笑)所以譯得不太准。都是氣氛太歡樂的緣故,還請見諒。

A:喂!那個誰,誰來著?是誰來著?

F:安東尼。

A:喂~,安東尼(秋生)!(轉向另一邊大聲喊著)

F:那個不是安東尼啦。

F:這場戲導演您到底要怎麼拍呢?

A:對了,現在幾點了?(突然換了話題)

F:到午飯時間了。

A:那開飯吧。


F:安東尼剛才那誰那誰地這麼說,是因為導演老把別人的名字搞錯,相當不善於記人名的樣子。
也有過眼睛看著安東尼嘴裡叫的卻是青雲這種事喲。


M:今後每當觀賞導演的作品的時候,這一幅拍攝情景就會浮現在腦海中了。
那麼,請最後對在座的影迷們說幾句吧。

F:之前聽說今天到場的影迷人數是四十人,安東尼很失望地說才這麼點人,直到知道這是抽選才松了口氣。
不過嘛其實這裡面有三十九個人都是為了見我而來的吧?
下次再有機會來日本的話,為了不因為抽選漏掉任何人,希望能在更寬敞的地方跟大家見面。

A:我就把此刻心中所想的照實講出來吧。
我由衷地覺得感動。
正像開始所說的,我不太接受粉絲這個觀念。
我更願意把大家看做是,像朋友那樣站在平等的角度一起交流的支持者。
在去過了世界上各種各樣的國家之後,我仍會為在日本有如此之多的人惦念著我們而常懷感動。

A&F:謝謝!
—————————————————————————————————
曲線球:棒球運動中,投手投出曲線球後,球在空中運行方向會發生變化,讓擊球手無法及時反應。這裡是主持人吐槽兩個人老是拐彎抹角不好好回答問題。
屁股誰都有:意譯大概是換個尿布有啥了不起的”……參考Coupling裡那句"Anyone can have a dead aunt"~
沒法毫無顧忌地感到高興:是指狗仔隊?
在銀座找日本刀:還真不知道成龍有這愛好,不過應該是指銀座的長州屋…… http://www.choshuya.co.jp/meishi/jc/jc.htm 銀座是有鍛冶屋啦,不過是煙花地更多~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